标签: 世界杯开幕

马德兴手记:去卡塔尔看世界杯前手续先备齐了!

跟随中国U19国青队在巴林采访期间,记者接到了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赛组委会方面的邀请。9月9日,卡塔尔世界杯赛组委会将主办一项名为“卢塞尔超级杯赛”的对抗赛,由沙特希拉尔队对阵埃及阿赫利队,以作为今年卡塔尔世界杯冠亚军决赛场地卢塞尔体育场的启用仪式。

此前,记者已经顺利完成了卡塔尔世界杯赛采访的报名工作。面对突如其来的好事,当然不想错过。一方面,自2019年12月借助卡塔尔承办世俱杯赛的机会,前往多哈进行实地采访世界杯赛的筹备工作后,因为疫情影响,记者就再未曾前往过卡塔尔。另一方面,面对即将到来的世界杯赛,记者还是希望提前前往做些准备,尤其是住宿等情况。因为一直有消息称,世界杯期间的食宿非常贵,不止是球迷前往,即便是前往采访的记者恐怕也无法承受。所以,能有机会在世界杯赛开幕前两个月赶赴多哈,无疑是了解真实情况的一次绝佳机会。于是,面对邀请,记者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更何况,巴林离卡塔尔非常近,且时间也合适,在9日晚看完卢塞尔超级杯赛后,第二天一早赶赴达曼,还赶得上晚上开始的中国国青队在U20亚洲杯预选赛第一轮对阵缅甸队的比赛。就这样,在国青队离开巴林转战沙特达曼之际,记者从巴林来到了多哈。

坦率地说,这次来到多哈实地采访,较之以往多次到实地现场采访世界杯赛的筹备工作要变得复杂许多,这当然是疫情之故。而且,由于世界杯赛这样的全球性盛会,届时流动人群与球迷将会非常多,在疫情的大背景下,卡塔尔方面控制与管理严格一些,也很容易理解。譬如,同样是组委会邀请,以前到多哈根本不需要准备什么,即便是签证,卡塔尔方面对中国人可以实施落地签,组委会方面也会提前帮助申请办理。但这次,就让情况就变得复杂得多。

首先,出发前,记者需要在自己的手机上下载一个类似国内健康码的小软件“爱特拉斯”。

下载完之后点击“提前注册系统”,并根据要求将自己的各种信息等逐一输入其中,然后再提交、等待验证,最后则是激活。

与此同时,还会收到一个邮件,即卡塔尔方面批准同意入境的证明函,这个证明其实是免入境需要隔离的证明。当记者在巴林办理登机手续、说明前往卡塔尔时,柜台的工作人员要求记者出示这份准许入境的信函。如果没有这样的信函,则将被拒绝登机。

事实上,记者在出发前一天就已经收到了这份准许入境的函件,原本以为这样就应该万事大吉了。但思索半天,加上卡塔尔方面还是建议记者去做一个核酸检测或者是抗原体检测,因此,记者顶着40℃的高温,专门前往巴林当地医院做了一次核酸检测。在巴林做一次核酸花费了当地货币9块钱(约人民币170元),与国内一样,需要在10个小时后才能出结果。

不过,不得不说,这次核酸做得还是挺值的。因为当记者抵达巴林机场办理登机手续时,柜台工作人员确实让记者出示了核酸检测证明。而就在记者前面办理的两位旅客,由于没有核酸证明,被拒绝办理登机手续。当记者表示,先前从其他地方抵达巴林或前往其他国家时都不需要出示核酸检测报告时,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如果是昨天(4日),你确实不需要提供核酸检测报告。但是,从今天(5日)凌晨0时开始,卡塔尔方面的入境政策已经调整,不仅需要提前登录‘爱特拉斯’软件进行登记注册,而且需要有入境签证,更需要有核酸检测报告。”

记者称:“中国人入境卡塔尔不是可以落地签证吗?”得到的回复是:“我们接到的通知就是任何前往卡塔尔的人都需要有入境签证!”幸亏记者在出发前已经拿到了组委会方面提前办好的电子签证,否则很有可能又会遇到麻烦。而且,在组委会方面帮助记者办理入境签证前,记者还需要提交已经至少接种过两针疫苗的证明。这也就意味着:如果没有接种过疫苗,恐怕也将无缘到卡塔尔现场观看世界杯赛了。

尽管在巴林办理前往多哈的登机牌时,各种材料与证明较为繁琐,从签证到酒店预定单、到免隔离证明、到“爱特拉斯”的准入许可与免隔离证明、到核酸(起飞48小时内)或抗原(起飞24小时内)的检测结果报告。不过,抵达多哈后,办理入境手续时则相对显得简单得多。

当时,记者仅仅只是将护照交给海关工作人员。海关工作人员将记者的护照放在机器上一扫,然后就只是让记者看镜头拍照并录入指纹,盖完入境章,便让记者通关了。这着实有些令记者感到意外,因为原本想着各种材料都需要进行检查,所以事先都进行了准备,未曾想到实际入境会如此简单。

只是,记者此番入境卡塔尔在海关排队等待的时间超过了一个小时,这是近年来入境多哈耗时最长的一次。一方面,因记者抵达多哈已是晚上,或许是赶上了入境高峰;另一方面,排在记者前面的一位旅客在办理入境时一个人就耗时半个多小时,而且还未能成功入境。所以,排队等候的多名旅客都有些不耐烦了,提出能否换窗口。

但是,相比起来,记者还是幸运的。当记者入关之后,海关工作人员说已经到下班时间了,让排在记者身后的10多位旅客更换窗口,这让那些旅客有些“抓狂”!

这之后,记者便显得顺利了许多。走出候机大厅,直接坐上小车前往下榻酒店。一路上,记者明显感觉很顺畅,先前因为来到多哈无数次,知道晚上9点后将是交通堵塞的高峰,所以已经做好了至少需要45分钟才能抵达酒店的心理准备。但从机场到酒店,除了红绿灯之外,车子基本就没有停过。所以,记者一下就体会到了这三年来卡塔尔为主办世界杯所做的努力:交通情况已经发生了明显的变化。

譬如,经过多哈最主要也是最著名的海滨大道时,上一次也就是2019年12月份经过时,当时还依然只是单向两个车道、双向四个车道,但如今单向变成了三车道、双向则是六车道,部分路段变成了双向八车道。而司机则告诉记者:现在很多高架已经开通,所以前往目的地的路已经不止一条。承办世界杯赛不只是足球比赛,更重要的是改善社会基础设施,经过滨海大道就让记者深刻感受到了这一点!所以,2019年12月份来到多哈采访世俱杯赛时,从机场到下榻酒店,差不多坐车坐了一个小时,而这次下榻在同一个酒店,但从机场到酒店只花了30分钟不到的时间。

不过,抵达酒店后,酒店的保安人员要求记者出示“爱特拉斯”软件里的健康码,像国内一样,只有显示为“绿码”时,保安人员才允许记者去办理入住手续。

尽管相比而言,需要准备的材料更多了,手续也相对变得复杂了,但是,从健康与安全的角度来说,恐怕这些手续都是必要的,这不仅仅是对个人负责,卡塔尔世界杯赛期间球迷众多,更是为所有人的健康与安全负责。而且,在展开活动前,组委会方面还将在今天(6日)统一安排参加这次活动的各国和地区的记者进行一次抗原体检测,目的依然是为众生的安全与健康考虑。

从7月中旬出发前往日本采访东亚杯赛至今,记者的足迹已经遍及东亚、东南亚、欧洲以及西亚,唯独入境卡塔尔是最为复杂与繁琐的,但至少到现在为止,记者依然“阴着”。所以,从健康与安全的角度出发,这种复杂也是可以理解并接受的。而国内届时将前往多哈采访世界杯赛的老记们或来观看世界杯赛的球迷朋友们,出发前还是需要准备仔细些,前期的“繁索”是为了后面的“省事”。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2022华语辩论世界杯初中小学组暨安昌古镇青少年思想节活动开幕

8月6日,2022华语辩论世界杯初中小学组暨安昌古镇青少年思想节活动开幕式在浙江省绍兴市安昌古镇举行,主持人解唯一。

2022华语辩论世界杯初中小学组暨安昌古镇青少年思想节活动设置了辩论、演讲和论坛三项内容,围绕外交、法律、财经三大主题开展。来自海内外的参赛队伍超过50支,选手总人数超500人。经过为期5天的线名选手晋级决赛,并将在安昌古镇进行线下对决,此次美术师齐敬生、干文卿,歌手许赋、张叶子、邓宸、诗韵雅歌、鲍玉笑、武汉籍歌手贺七七、原创音乐人罗智鸿、受邀出席2022华语辩论世界杯初中小学组暨安昌古镇青少年思想节活动开幕式。

据悉,本次活动由中国国际文化交流中心指导,绍兴市柯桥区委、绍兴市柯桥区人民政府和华语辩论世界杯组委会共同主办,旨在为青少年群体搭建一个沟通交流平台,并以此为契机,将安昌古镇打造成为文旅与产学融合的特殊地域品牌。

中美联手“”俄罗斯世界杯 若不是梅西FIFA真哭了

原标题:中美联手“”俄罗斯世界杯 若不是梅西FIFA线日上午,伴随着中北美区世预赛末轮最后一声哨响,经过长达一年时间的鏖战后,2018俄罗斯世界杯欧洲区、南美区和中北美区的参赛球队出线形势大致尘埃落定。在这个充满梦想和荣誉的征程中,荷兰和智利等队不得不面对遗憾未能抢占资格赛名额的辛酸,而阿根廷也正品尝着神奇逆转获得关键3分的喜悦。

想必在今天早上的比赛前,不少人都为飘在悬崖边的阿根廷队捏一把汗,此前他们只排在南美区的第六位,这个位次甚至在资格赛名额之外,最后一战客场面对位于高原的厄瓜多尔主场,平局和失利就几乎等于着出局。不过好在阿根廷队拥有梅西,在这场生死之战中,他如同开启上帝模式一般,惊艳地完成了帽子戏法,带领球队直接获得了通向了俄罗斯的门票。而对于FIFA来说,梅西顺利进入世界杯也将为这个全球顶级赛事增添更多吸引力和吸金点。

有人欢喜,亦有人悲伤。此前排名南美区第三位的智利队在最后一轮中0-3败给势头迅猛的巴西队,连附加赛的资格都没能捞到,惨遭出局。而在中北美的赛场上,美国队的出局也同样令人感到意外,末轮前他们排在第三位,最后一轮是面对已经提前出局的特立尼达和多巴哥队,打平即可拿到附加赛资格,前景十分光明,无奈最终1-2败北,苦吞被淘汰的结果。

而在欧洲区的赛场上,传统豪强们几乎全部出线,唯独荷兰折戟,尽管在末轮2-0战胜了瑞典,但两个进球未能抹平去此前的净胜球之差,最终只获得小组第三遗憾出局。而实际上,如今这支已经凋零的郁金香军团面临这种窘境多少也不那么让人意外,在罗本之后,球队还没有出现新贵能够接班,在其背后,荷甲联赛也失去了往昔盛产才俊小妖的兵工厂地位,天才稀少,欧洲豪门自然不会一掷重金,荷甲球队因此失去了重要的财政收入,从而形成恶性循环,联赛竞争乏力也导致国家队的停滞不前,摆在荷兰足球面前的将是未来多年的沉浮。

进入附加赛的球队分别是欧洲区的瑞士、意大利、丹麦、克罗地亚、瑞典、北爱尔兰、爱尔兰和希腊;南美区的秘鲁;亚洲区的澳大利亚;中北美区的洪都拉斯和大洋洲的新西兰。按照规则,秘鲁将挑战新西兰,洪都拉斯迎战澳大利亚,而欧洲的八支球队将按照种子和非种子队的原则捉对厮杀,最终角逐出晋级的四个名额。纵观附加赛资格球队,其中不乏强手,可以想见,最终的竞争也势必十分激烈。

在巴西世界杯周期之间,也就是2011-2014年,FIFA公布的财务报告显示,这届世界杯为FIFA带来了48亿美元的总营收,其中电视转播费用最多,超过24亿美元,赞助费用其次,接近16亿美元,随后是5.27亿美元的门票收入以及其他相关收入。当然,俄罗斯世界杯的财务数据我们还不得而知,但从上述数据中,可以看出FIFA在营收方面所依仗项目的大致分布比例,电视转播权和赞助费用无疑占据绝对大头。

实际上,FIFA在巴西尝到甜头后,也曾制定关于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和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的赞助结构体系。根据规划,FIFA试图在这两届世界杯中拥有至少32个赞助商,其中包括6-8个FIFA官方合作伙伴(即一级赞助商)、6-8个FIFA世界杯赞助商(即二级赞助商),同时还有20个区域性的支持者,覆盖欧洲、中北美、南美、非洲和亚洲五个区域,每个区域各有四个赞助商。

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FIFA的如意算盘还并没有打满,俄罗斯世界杯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将打响,而从目前的赞助情况来看,也不过只有12家赞助商,这与FIFA计划的至少32个赞助商的想法相距甚远。其中FIFA设想的20个区域性赞助商可以说是这个数字最大的黑洞,目前只有俄罗斯当地的阿尔法银行(Alfa Bank)是这一级别的赞助商,而且也是这一级别所有区域唯一一家赞助机构。而俄罗斯本国的企业对于世界杯的态度就像他们的气候一样寒冷,并未燃起多大的兴趣,除了阿尔法银行外,也只有一家叫做Gazprom(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的俄罗斯能源巨头企业作为二级赞助商。FIFA公布的数据显示,由于缺少赞助商,FIFA在2015年已经亏损了1.22亿美元。而在2016年,FIFA整体损失了3.69亿美元,FIFA已经陷入经济难题。

相对于国际市场对于FIFA的冷淡,中国企业则展现出对世界杯十足的兴趣,在目前FIFA仅有的12家赞助商中,中国企业占据3席。分别为万达集团、海信和vivo。2016年3月时,FIFA正式对外宣布万达成为其官方合作伙伴(即顶级赞助商),在FIFA顶级赞助商序列中,首次出现中国企业的名字。今年4月,中国消费电子品牌海信官宣成为2018年世界杯官方赞助商。5月底,中国手机品牌vivo也加入到这个行列中,成为2018年俄罗斯以及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的官方赞助商,中国企业试图借世界杯进一步拓展国际布局,同时也为FIFA带来看得见的红利。